復明症漫記

2021.11.23

復明症漫記是 José Saramago 在失明症漫記之後寫下的續作, 記述了四年後的白票民主危機和當局在急於轉移矛盾焦點下收到關於失明症事件告密信的故事. 相比起前作, 復明症漫記較為鮮明地表現了 José Saramago 的無政府共產主義政治觀念和對現代社會制度的不滿, 也帶我們一起反思了民主面臨的危機.

前作與續作

無政府共產主義的政治理念

作為葡萄牙共產黨的一員, José Saramago 是無政府共產主義理念者. 相比起前作側重於對文明和人性的探討, 復明症漫記則更加鮮明地表現了他的政治立場和對社會現實的不滿, 而這種不滿用紐約時報的書評來講既非憤世嫉俗,也非沒有主見. 盡管更接受社會契約論和社會自由主義的我並不是無政府共產主義的推崇者, 但在書中所述的白票民主危機之下, 不論是當局的行動還是首都民眾的回應又或是其他地區相比首都的所謂正常表現, 也能讓我們在更近距離地接觸無政府主義這一政治理念的同時思考現今民主制度的危機. 而書中形形色色小人物之間的互動接觸, 讓這部作品真正有了血肉.

延續前作的行文風格

正如上部作品, 這本續作復明症漫記依然延續了有限標點的寫作風格, 實際上 José Saramago 的大多數作品都是如此, 在上一部作品的基礎上這樣的行文也越發讓我能夠更加融入到故事環境中去, 代入到角色中以角色視角來自我發言, 更近距離地體會作品中無名小人物和無名大人物們的你我.

要看要聽要感受

如 José Saramago 自己所講, 他的這種有限標點的作品真的很需要自我獨白和自我感受. 而閱讀文學作品的同時找到一個合宜的音樂作品最好不過, 像在作失明症漫記的摘錄那樣, 我打算在今後的作品摘錄文章里都選入一個或多個音樂作品, 讓自己去看去聽和真正地去感受.

摘錄

  • 用形象的方法說, 人性就好比一個螺旋體, 雖然為數眾多的各流派心理學家和分析家為了打開人性大門的插銷而無所不用其極, 甚至把指甲都磨光了, 但是, 對這個螺旋體的探索我們還沒有走出幼兒園階段.
  • 他們齊聲叫好, 個個一副行家里手的神色, 互相交換眼色, 讚頌政府首腦手段高明, 這種策略被冠以一個奇怪的名稱, 叫作胡蘿卜加大棒, 古時候主要用來對付驢子, 但現代更頻繁地用於人類, 而且效果更加顯著.
  • 我們早已知道世界就是這樣, 總是由無辜者為有罪者受過.
  • 根據經驗我們應當知道, 沒有什麽比激烈的辯論更能釋放積累起來的緊張情緒了, 尤其是在當前的特殊情況下, 我們懂得必須做點什麽卻又不清楚要做什麽的時候.
  • 應當牢記,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人與天意見一致共同謀事的情況必定極為罕見, 即使有的話也幾乎全都出現在不祥的事件之中.
  • 他們說, 工作服罷工了, 他們沒有.
  • 實際上他們的談話不會太坦率, 因為在那個時代, 和任何時代一樣, 也不乏密探記下人們的評論, 抱怨和批評, 甚至某個尚在萌芽中的陰謀計劃.
  • 掌權者有個一成不變的規則, 對於腦袋, 最好在它會思考之前砍掉, 在開始思考之後可能就太晚了.
  • 如果說我的頭腦弄懂了一點什麽的話, 那就是先生您的良心感到內疚; 為沒有做的事而內疚; 有人說這是所有內疚當中最糟糕的一種, 可以稱為自尋內疚;
  • 巫師的徒弟放出魔力, 讓它活動起來, 卻不懂得怎樣控制它了;
  • 臭狗屎, 總理大叫一聲, 一拳砸在桌子上. 寥寥三個字構成一個糞便學感嘆詞, 其表達力相當於整整一篇國情演說, 綜合並集中地表現出絕望的深度, 這種絕望摧毀了整個政府的心理承受能力.
  • 任何超越初始命題的非邏輯性推理都是不合理的.
  • 仿佛只要不說出我們指定表示死亡的那個詞, 就足以讓死亡不覆存在;
  • 凡是完美的時刻, 尤其是閃閃發光的崇高時刻, 都有一個極其嚴重的弊端, 就是持續的時間短暫.
  • 能夠最後毀壞最牢固的社會大廈的, 不是轟轟烈烈的革命, 而是行為中這些微小的日覆一日重覆的瑕疵.
  • 一個不可能的事物絕不會單獨到來.
  • 今天, 閃電不再盲目地遵從上帝的命令, 只肯降落到它們願意摧殘的地方.
  • 行人當中沒有一個是無辜的, 每個人都多多少少犯有罪行.
  • 在瞎子的國度里, 獨眼就是國王.
  • 一些案件的判決書是在犯罪之前寫好的.
  • 編過一個籃子的人就會編一百個.
  • 通過感覺發現的東西無法用語言解釋.
  • 半個詞能說出一個完整的詞說不出來的意思.
  • 發號施令的人不僅不會在我們稱之為荒唐的事情面前卻步, 還會進一步利用荒唐的事情麻痹人們的良知, 毀滅人們的理性.
  • 我們出生的那一刻, 仿佛為一生簽署了一個契約, 但可能有一天我們會問自己, 是誰替我簽署的.
  • 與所有人的看法相反, 後視鏡不僅用於觀察後面來的車輛, 還用於查看乘客的靈魂.
  • 或許把整個世界扛在肩上更容易一些.
  • 有些人被擊倒之後仍然站著.
  • 我們一生不知道有多少次被恐懼折磨得痛苦不堪, 但到頭來這種恐懼卻既無依據又無理由.